瞳ies

孩子喜欢评论,投喂评论能促进生产。

qq.1817215625
欢迎来van
加好友的时候记得备注lof来的,不然不加o

【shifcha】假如shifty是先掉下來的那一個I

【shifty與chara在角色設定和背景設定不改變的情況下進行立場交換。

【不是新au,只是腦洞文

【shifty設定採用原作推演而来的三设

【chara采用一设





————OK————




Chara从未想过遗迹外会冷的这么离谱,“天”上下着雪,四周都是冰冷的一片。而他呢?仅仅只穿着与雪同样洁白和冰冷的一件单薄里衣。

冷,真的好冷。

遗迹大门的金属将他的手冰的通红,一次又一次,他用力的拍着门,试图求救,向那其中或许有可能仅隔着一扇门的友善骷髅求救。一次又一次,寒冷浇灭了希望的火焰。

Chara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他的姿势从站着,到依着,到跪着。

他希望能够凭借植物的力量撬开大门,但是这些植物和他的手一样冰冷,和地面上的碎冰一样脆弱,既不能给予他温暖,也不能代离他逃离险境。

倒并不是他有多强大的求生欲望,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在绝望之际中,终于找到一个容身之所之后,又被掩埋在冰冷之中。

——但可笑的是,这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吗?

在接受到那种纯粹的,毫无根据的善意之后,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惊喜?意外?感激?

还是别的什么?

……都不存在,第一反应,不过是满满的恐惧,惊慌,害怕。

——害怕其是否另有所图,害怕自己不配于接受如此善意,害怕于将情感交付之后他觉得可能出现的背叛。

仅仅是因为这种理由,他逃避了。

他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他承认自己是懦弱的,他不敢爱,他不敢恨,但至少他还有毁灭自己的权利力。

chara把手放在眼前,轻飘飘的盖住了,眼球干涩而又冰冷,他流不出泪来。

在黑暗之中,他又听到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钻出了一抹金色。


“……是你啊。”

chara失去了讲话的力气。过度的白色布景让他出现了雪盲,但即使是极为模糊的视野,也能让他看见那株金色毛茛嘴角不屑的弧度。

然后chara也露出了笑容,毫不吝啬自己的宽容。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就是这种人……”


而金色的花朵面上立即显现出无趣的神情,耸了耸花瓣,还要说什么的样子,却仿佛忽然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浑身猛地一抖,迅速地钻入地底离开了。


然后原本金色的位置被更大片的紫色取代,模糊模糊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chara已经失去信心,只希望能够让自己有尊严的安静死掉,不要沦为他人的笑柄,或是嘲讽的对象。

但ta向他缓慢的靠近,带来他本能渴望的暖意,随后便是一件似乎是衣服的东西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一阵凉风之后便使裸露的皮肤有了保护,抵御住了寒风或是冰雪的侵害。

对方真的完全没有所谓拘谨一词的概念,趁着他冻僵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即使chara知道这只是在探查他身体的温度,他也依然忍不住这么想。

但是对方的一句话,却打破了他所有的猜疑。

“你现在快冻死了,所以你更需要这件衣服,我会把它给你,然后我们会去我的哨站点一些火,喝一些热咖啡……不,还是热可可比较适合现在的你。”

——是小孩子的声音。

chara才意识到对方跟他差不多大,甚至按体型上来看可能还要更小一两岁。但他顾不得追问ta的年龄,也来不及疑惑对方成熟的语气。

因为那家伙根本没给他选择的余地,就将他一把抱起,有些踉踉跄跄的向ta所说的“哨站”跑去。


……好暖和。

chara的眼皮不争气的打着架,按地面时间来算,他现在大概已经一天半多没有睡过觉了,但是因为弟弟没有太阳,所以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或许是劫后余生和找到同类的安心感一时间占据了上风,退散了一切不合理和存疑之处才让他放松了戒备,又或许是精神扛不住生理需求,ta的怀抱又热乎乎的很好睡。

当shifty将他抱到哨站的长凳上时,他已经安静的闭上了眼睛。而前者笑着叹着气,叫来了毛茸茸的点火工具羊。为他升起了松木香味的烟火。烘干了雪水,盖上了毯子,闷好了炉子,敲了敲他的脑壳子。

“嗨呀,这如果是救了个祸根……怎么办呢?”

shifty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事实上,锐利的刀片就平平整整的放在ta的口袋里,如果ta想,谁都不会知道。

但是都怪他求救的时间太长了,shifty一次又一次的路过,一次又一次的都能够假装没听见他的求救声,更令人懊恼的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使得ta不得不靠的更近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就是因为ta靠近了,ta才会看见对方如同弃猫一般跪在地上,双眼绝望的盯着虚空,露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双手冻裂,双目通红,依偎在冰冷的金属制大门边,连发抖都很微弱的样子。

如此卑微,如此渺小,如此的令人厌恶和不值一提。看起来就像ta自己。


——如果不是这样,ta就能狠下心来,为ta的恩人们取得第七颗人类灵魂了。


想到此处,shifty又一次捏起拳头,将眼中的泪水硬生生憋了回去,将手伸向口袋,随后,将视线转向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酣睡着。


shifty又把脑袋转了回来,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放下了。但ta懊恼到了极点,泡开了一整杯的黑咖啡。一口喝光。苦味在嘴里爆炸开来,shifty紧咬着牙,眼泪被苦的漫了出来,ta狠狠喘着气。

挣扎无果后,终于肯让眼泪自然的流了出来,但是嘴角却怪异的上扬,显现一副古怪的病态。ta无声的哭,无声的笑,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扯,拉,拽,不知在发泄什么东西。

ta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也知道自己为什么笑。

ta不过是不想承认,不过是不想承担。


——那种险些害人死于非命的罪恶感。

ta哭泣自己。

“为什么我不能说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呢?”

ta嘲笑自己。



“对不起。”

shifty乞求原谅。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4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