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ies

孩子喜欢评论,投喂评论能促进生产。

qq.1817215625
欢迎来van
加好友的时候记得备注lof来的,不然不加o

【shifcha】假如shifty是先掉下來的那一個I

【shifty與chara在角色設定和背景設定不改變的情況下進行立場交換。

【不是新au,只是腦洞文

【shifty設定採用原作推演而来的三设

【chara采用一设





————OK————




Chara从未想过遗迹外会冷的这么离谱,“天”上下着雪,四周都是冰冷的一片。而他呢?仅仅只穿着与雪同样洁白和冰冷的一件单薄里衣。

冷,真的好冷。

遗迹大门的金属将他的手冰的通红,一次又一次,他用力的拍着门,试图求救,向那其中或许有可能仅隔着一扇门的友善骷髅求救。一次又一次,寒冷浇灭了希望的火焰。

Chara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他的姿势从站着,到依着,到跪着。

他希望能够凭借植物的力量撬开大门,但是这些植物和他的手一样冰冷,和地面上的碎冰一样脆弱,既不能给予他温暖,也不能代离他逃离险境。

倒并不是他有多强大的求生欲望,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在绝望之际中,终于找到一个容身之所之后,又被掩埋在冰冷之中。

——但可笑的是,这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吗?

在接受到那种纯粹的,毫无根据的善意之后,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惊喜?意外?感激?

还是别的什么?

……都不存在,第一反应,不过是满满的恐惧,惊慌,害怕。

——害怕其是否另有所图,害怕自己不配于接受如此善意,害怕于将情感交付之后他觉得可能出现的背叛。

仅仅是因为这种理由,他逃避了。

他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他承认自己是懦弱的,他不敢爱,他不敢恨,但至少他还有毁灭自己的权利力。

chara把手放在眼前,轻飘飘的盖住了,眼球干涩而又冰冷,他流不出泪来。

在黑暗之中,他又听到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钻出了一抹金色。


“……是你啊。”

chara失去了讲话的力气。过度的白色布景让他出现了雪盲,但即使是极为模糊的视野,也能让他看见那株金色毛茛嘴角不屑的弧度。

然后chara也露出了笑容,毫不吝啬自己的宽容。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就是这种人……”


而金色的花朵面上立即显现出无趣的神情,耸了耸花瓣,还要说什么的样子,却仿佛忽然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浑身猛地一抖,迅速地钻入地底离开了。


然后原本金色的位置被更大片的紫色取代,模糊模糊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chara已经失去信心,只希望能够让自己有尊严的安静死掉,不要沦为他人的笑柄,或是嘲讽的对象。

但ta向他缓慢的靠近,带来他本能渴望的暖意,随后便是一件似乎是衣服的东西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一阵凉风之后便使裸露的皮肤有了保护,抵御住了寒风或是冰雪的侵害。

对方真的完全没有所谓拘谨一词的概念,趁着他冻僵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即使chara知道这只是在探查他身体的温度,他也依然忍不住这么想。

但是对方的一句话,却打破了他所有的猜疑。

“你现在快冻死了,所以你更需要这件衣服,我会把它给你,然后我们会去我的哨站点一些火,喝一些热咖啡……不,还是热可可比较适合现在的你。”

——是小孩子的声音。

chara才意识到对方跟他差不多大,甚至按体型上来看可能还要更小一两岁。但他顾不得追问ta的年龄,也来不及疑惑对方成熟的语气。

因为那家伙根本没给他选择的余地,就将他一把抱起,有些踉踉跄跄的向ta所说的“哨站”跑去。


……好暖和。

chara的眼皮不争气的打着架,按地面时间来算,他现在大概已经一天半多没有睡过觉了,但是因为弟弟没有太阳,所以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或许是劫后余生和找到同类的安心感一时间占据了上风,退散了一切不合理和存疑之处才让他放松了戒备,又或许是精神扛不住生理需求,ta的怀抱又热乎乎的很好睡。

当shifty将他抱到哨站的长凳上时,他已经安静的闭上了眼睛。而前者笑着叹着气,叫来了毛茸茸的点火工具羊。为他升起了松木香味的烟火。烘干了雪水,盖上了毯子,闷好了炉子,敲了敲他的脑壳子。

“嗨呀,这如果是救了个祸根……怎么办呢?”

shifty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事实上,锐利的刀片就平平整整的放在ta的口袋里,如果ta想,谁都不会知道。

但是都怪他求救的时间太长了,shifty一次又一次的路过,一次又一次的都能够假装没听见他的求救声,更令人懊恼的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使得ta不得不靠的更近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就是因为ta靠近了,ta才会看见对方如同弃猫一般跪在地上,双眼绝望的盯着虚空,露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双手冻裂,双目通红,依偎在冰冷的金属制大门边,连发抖都很微弱的样子。


…不应当啊。


——未完待续——

【shifcha】校园恋爱反面教材,千万别学

【AU  校园pa

【单个Chara默认指sschara桑

【追妻反面教材

【纯爱战士永不服输




1.

老实说,Chara自己大概也不知道自己是看上Shifty哪点了。这家伙插科打诨恶趣味滋事打架暂且不提,虽然脸长的也确实还行,虽然学习成绩不知道为什么的也还行。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看上ta的理由,整个学校比Shifty性格好的人品好的一抓一大把。

高一一班的ut-Frisk学霸,高二六班的ot-sans学长,学生会的X-Chara学长……哦,这个就算了,也不是啥正经人。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小女生和小男生往上凑,而Shifty也总是就暧昧,从来没有一个称得上是“对象”的人,这样的家伙。


——Chara本来,应该喜欢谁也不会喜欢Shifty。


所以可以想象的是,当某位热心室友us-Chara酱对这位受害者的行为做出总结。

“你这就是喜欢人家嘛,别那么害羞。”

的时候。


Chara的内心是多么汹涌澎湃,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就经历了怀疑人生,怀疑理想,怀疑自我的头脑风暴之中。

片刻,他抬起头来,认真的室友握住了某室友的手以一种无比郑重的语气说道。


“us同学,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我的人生大概已经完蛋了。”

“哈?不至于吧。你们不是青竹吗。”


“呵。”


Chara不由自主的想起过去


被连着开玩笑叫了一个星期老婆而社死的惨痛经历,还有那封用红色和紫色蜡笔画着“今晚就到你家门口”的恐吓信,还有偷走别人给他的情书丢进火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留下了巧克力),向别人打听他的考试成绩然后放肆吐槽偏科,然后这人刚好和他偏的相反就美名其曰的过来讨论问题………


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这人就家住他隔壁,

Chara早跑了好吗?!!


“我真该庆幸Shifty不住校,不然高中我也不好过……”

Chara长叹一口气,悲喜尽在不言中。而对面的舍友只能说是完全没理解。


他一夜未眠,思考着今后的去向。





2.

Shifty在多次旁敲侧击试图把人约出来告白未果之后,人已经麻了。

ta已经在思考是不是只有拿把斧头把这根木头物理意义上的破开才能让ta开窍了。

搞不懂,真的搞不懂。明明很多调情方法对别人就有效,对Chara效果就非常一般。虽然他的脸的确是能在三秒钟的时间内从馒头变成柿子。

很可爱,但是Shifty并不想只是这样。


shifty对对方的称呼从Chara到搭档到亲爱的到老婆,后来发现对方实在是忍受不了社死的痛处,所以告止了。遗憾的是,ta打了一整个星期的直球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或许这已经算是委婉的拒绝了?hum?”

Shifty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就是爱挨打。高中的学业压力也不允许ta再天天粘在人家身边。ta决定将感情问题先放一放,但不代表会任由其他人将ta看上的宝物抢走。


高中喜欢谈恋爱的不乏各路混子和混子的朋友,为此Shifty半自愿的学会了打架。在打架扣分和做班务加分之间来回横跳。


“这或许不值得,Chara可能就是讨厌我。”

Shifty有很理性的考虑过这种问题。


但是又有什么事情算是值得的呢?钱?权?

Shifty不想追求这些在庸俗的东西,或许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能让自己变得更高洁?

或许用一生去追求一个人会是一个相对不错的选择,至少看起来可以称为“深情”,讲起来可以让人羡慕。


Shifty将新的一张照片塞入厚厚的,明显加叠了好几层的相册之中,俯首以唇,待其轻吻。

随后关上相册,打开抽屉内某个夹层——以温软棉絮为垫,干花为辅。ta视若珍宝,小心安置。


做完这一切后,ta例行公务一般对相册的主角打了个电话过去。


3,2...Shifty在心理默念着倒数,本来以为会是无人接听的忙音,却不寻常的被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hum,看来你也没睡着嘛。”ta躺着床上想象着对方现在的囧样,忍不住笑出了声,“us忽悠功力果然一绝,真是找对人了。”



“如果有机会。”

Shifty的眼神亮了亮。

“光逃跑是没有用的,就让我亲眼看看你的心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