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ies

孩子喜欢评论,投喂评论能促进生产。

qq.1817215625
欢迎来van
加好友的时候记得备注lof来的,不然不加o

【shifcha】假如shifty是先掉下來的那一個I

【shifty與chara在角色設定和背景設定不改變的情況下進行立場交換。

【不是新au,只是腦洞文

【shifty設定採用原作推演而来的三设

【chara采用一设





————OK————




Chara从未想过遗迹外会冷的这么离谱,“天”上下着雪,四周都是冰冷的一片。而他呢?仅仅只穿着与雪同样洁白和冰冷的一件单薄里衣。

冷,真的好冷。

遗迹大门的金属将他的手冰的通红,一次又一次,他用力的拍着门,试图求救,向那其中或许有可能仅隔着一扇门的友善骷髅求救。一次又一次,寒冷浇灭了希望的火焰。

Chara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他的姿势从站着,到依着,到跪着。

他希望能够凭借植物的力量撬开大门,但是这些植物和他的手一样冰冷,和地面上的碎冰一样脆弱,既不能给予他温暖,也不能代离他逃离险境。

倒并不是他有多强大的求生欲望,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在绝望之际中,终于找到一个容身之所之后,又被掩埋在冰冷之中。

——但可笑的是,这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吗?

在接受到那种纯粹的,毫无根据的善意之后,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惊喜?意外?感激?

还是别的什么?

……都不存在,第一反应,不过是满满的恐惧,惊慌,害怕。

——害怕其是否另有所图,害怕自己不配于接受如此善意,害怕于将情感交付之后他觉得可能出现的背叛。

仅仅是因为这种理由,他逃避了。

他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他承认自己是懦弱的,他不敢爱,他不敢恨,但至少他还有毁灭自己的权利力。

chara把手放在眼前,轻飘飘的盖住了,眼球干涩而又冰冷,他流不出泪来。

在黑暗之中,他又听到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钻出了一抹金色。


“……是你啊。”

chara失去了讲话的力气。过度的白色布景让他出现了雪盲,但即使是极为模糊的视野,也能让他看见那株金色毛茛嘴角不屑的弧度。

然后chara也露出了笑容,毫不吝啬自己的宽容。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就是这种人……”


而金色的花朵面上立即显现出无趣的神情,耸了耸花瓣,还要说什么的样子,却仿佛忽然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浑身猛地一抖,迅速地钻入地底离开了。


然后原本金色的位置被更大片的紫色取代,模糊模糊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chara已经失去信心,只希望能够让自己有尊严的安静死掉,不要沦为他人的笑柄,或是嘲讽的对象。

但ta向他缓慢的靠近,带来他本能渴望的暖意,随后便是一件似乎是衣服的东西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一阵凉风之后便使裸露的皮肤有了保护,抵御住了寒风或是冰雪的侵害。

对方真的完全没有所谓拘谨一词的概念,趁着他冻僵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即使chara知道这只是在探查他身体的温度,他也依然忍不住这么想。

但是对方的一句话,却打破了他所有的猜疑。

“你现在快冻死了,所以你更需要这件衣服,我会把它给你,然后我们会去我的哨站点一些火,喝一些热咖啡……不,还是热可可比较适合现在的你。”

——是小孩子的声音。

chara才意识到对方跟他差不多大,甚至按体型上来看可能还要更小一两岁。但他顾不得追问ta的年龄,也来不及疑惑对方成熟的语气。

因为那家伙根本没给他选择的余地,就将他一把抱起,有些踉踉跄跄的向ta所说的“哨站”跑去。


……好暖和。

chara的眼皮不争气的打着架,按地面时间来算,他现在大概已经一天半多没有睡过觉了,但是因为弟弟没有太阳,所以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或许是劫后余生和找到同类的安心感一时间占据了上风,退散了一切不合理和存疑之处才让他放松了戒备,又或许是精神扛不住生理需求,ta的怀抱又热乎乎的很好睡。

当shifty将他抱到哨站的长凳上时,他已经安静的闭上了眼睛。而前者笑着叹着气,叫来了毛茸茸的点火工具羊。为他升起了松木香味的烟火。烘干了雪水,盖上了毯子,闷好了炉子,敲了敲他的脑壳子。

“嗨呀,这如果是救了个祸根……怎么办呢?”

shifty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事实上,锐利的刀片就平平整整的放在ta的口袋里,如果ta想,谁都不会知道。

但是都怪他求救的时间太长了,shifty一次又一次的路过,一次又一次的都能够假装没听见他的求救声,更令人懊恼的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使得ta不得不靠的更近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就是因为ta靠近了,ta才会看见对方如同弃猫一般跪在地上,双眼绝望的盯着虚空,露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双手冻裂,双目通红,依偎在冰冷的金属制大门边,连发抖都很微弱的样子。


…不应当啊。


——未完待续——

媽媽,我們被融合犬和他們崽兒包圍了。

【ob.tale.】0

【ob.


————0/1————



*202X年,伊波特山。


*——敢於登頂之人都再無回來過。




kp1:

你無視了背後被野獸撕扯的身影,拖著寬大的衣物向頂峰走去。

藤蔓為你鋪成一條小路,樹枝和荊棘為你擋住野獸,而他們相互交錯,甚至無法刮破你的一片衣角。

你路過了寫著“前方危險,執意前進後果自負”的牌子,感到奇怪。

你停在一棵樹前摸了摸他,然後看著自己的手。想著。


frisk(pc):

(怎麼會,你們並不危險,不是麽?)



kp1:

那麽走吧,不要聽信愚昧無知者的讒言。只需聽憑心引。

那麽走吧,不要聽信意志薄弱者的讒言。只需堅定決心。

走吧,走吧,不要等候。

因為你是被選中的孩子。

是被選中的孩子。

永遠,都不會停下制造“矛盾”的腳步。

直到看官厭倦後,找到其他有趣的玩物,並且把你拋棄為止。






在此之前,請務必,讓大家看的開心哦。








——你掉下來了——


————導入結束————


【ob.tale.】序

前言:


【作品基於原作undertale進行二創。並且以克蘇魯跑團模式,以投擲點數的方式推進劇情。

【採用1-5大成功,95-100大失敗的村規。

【所有pc,npc,kpc,boss均開放燃運。

【每個角色僅開放一次孤注一擲。


【包括kp和ob在內的所有出場人物均為角色,無pl,無真人扮演。所有角色均為作者一人控制。

【無“【 ”內容均為作品內容,“()”內內容為人物心理描寫,“ “” ”內為語言描寫,其他均為動作和環境描寫。


【無骰娘,使用現實骰子,由kp1負責投擲點數。



*至此,鬧劇復始。

*無關人員請切換視角查看。


——————ob.





正在載入...


————0/0————


*很久很久以前,地面上有兩個族群。


*人類,還有怪物。


*他們相處和睦。

*他們榮辱與共。

*他們互幫互助。


*他們共同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之下,腳踏於同一塊大地之上————


*————曾經十分幸福。


*什麽時候人類開始變得偏激起來的呢。

*他們不知道,現在大概也無從得知了。


*怪物們只知道。

*人類,使用了灰色的什麽東西。

*把他們趕出淡藍的天空。

*把他們趕出幽蘭的海洋。

*把他們趕出嫩綠的草地。

*把他們趕出翠碧的樹林。

*把他們趕出金黃的沙漠。

*把他們趕出棉白的雪原。


*把他們趕出一切一切,把他們趕出所有所有。



*人類們已經瘋掉了,迫不及待的想消滅最後一只怪物。把他們趕出這個世界。

*灰燼和哀嚎飄散在這人世間……


*如此傲慢。

*他們把這個世界稱為“人世”。



*怪物的王啊。

*已經來到了世界的邊緣地帶。

*但最為貧瘠的土地也被霸佔,最為荒涼的地獄也沒有他們的容身之所。

*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如此悽慘。

*他們把這個世界稱為“上面”。


*絕望之中,他們縱身一躍,擁入了這個世界最大垃圾桶的懷抱之中。

*——破破爛爛之物的容身之所。

*然後,他們把這個世界稱為“家”。


*或許是人類有自己的驕傲,不願意進入垃圾桶之內。

*又或許是繼續追擊會弄破他們的錢袋。

*他們沒有繼續追擊下去。


*人類的王啊。

*並不想放過他們,但奈何他是如此的正義且仁慈。

*他放過了怪物,得到了國民們的滿心贊美。

*在世界的邊緣,人類找到了一個村子。

*然後他們得到了七個孩子。

*然後他們得到了七具屍體。

*然後他們扔掉了七具垃圾。

*最後,一道只可進不可出的屏障顯現……







……人們,歡呼雀躍。






彩蛋与正文无关。

——我怎么还有这么多东西没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