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ies

孩子喜欢评论,投喂评论能促进生产。

qq.1817215625
欢迎来van
加好友的时候记得备注lof来的,不然不加o

【三重审判】时间线发生了一点故障

【我本来都快忘了还有这档子文

【隔了一年多了竟然还有人催

【行,我很感动,我写,我写还不行么:0

带着绿色兜帽的chara是三个审判者中唯一能够直接用“肉眼”看见人类数据的家伙,也是唯一一个能完全清楚记住读档前后的过程和因此受到副作用的人类巫师。

所以即使在最为美好的那条线路,他和shifty—他那个世界的人类决心持有者——也没有为了确认对方身份而交换过任何类似于暗号的东西。

“所以说,你们定的暗号可真……………噗,对不起。

不过,是你们干的出来的事。”

sans和papyrus耸耸肩,幽默一直是他们引以为豪的“人物性格”。

“不过现在可不是闲聊的时候,不是么?”



……

之前说道三位人类小孩前前后后的挂了电话,由于大家那时间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全开着免提,仿佛是特意给人听见一般,而对面的怪物兄弟们又多活泼吵闹。所以包括早早挂断电话的shifty,三人都默契如同一人的分散开,防止串音。

但,

“长廊” “我在这里” “这是哪里”

类似的词汇似乎都无法传达到对面,甚至于chara都尝试着进行两短三长的暗语求救。

他有些害怕,

远处那位“papyrus”,真的是papyrus吗?

回想起刚才那一番完全针对于他的凶猛攻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狠狠地摔在了墙上,吃了好几发骨刺,也只擦破了一点皮,但还是足矣让他心有余悸。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chara很自己希望这么想,但是他认得出那种眼神,就是,那种眼神。

——没有丝毫犹豫的,一定会下死手的眼神。——之前那番攻击,一定不只是看上去的那样。

chara几乎和frisk在同一时间内挂断了电话,相对于chara内心的波涛汹涌,至少在表面看来,frisk比他冷静多了。


frisk充满了疑惑,但回想起之前那发短信的话,又觉得其中有什么玄机。

挂断电话后,他的-—-变成了#-~-,但仍旧充满决心。



“……搭档,你可以动了吗?”……随后,略带戏谑的声音响起,目标直指对面的其中一人,“现在我们能交换一下情报么?老实说,我根本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就差点被摔昏了过去。这其中或许是发生了什么误会,但是不说出来就永远无法解决。”


ss的两位人类对视的瞬间,虽然知道这并不是自己世界里那个恶趣味的疯子。chara的心里还是禁不住的一抖,另外一位“ta”给他带来的心理和物理上的双层阴影几乎是难以磨灭的。


ta交谈夺取信任并且在名字变黄时给他们一击,怪物就变成了雪。ta知道他在看,所以故意放走他的兄弟,然后在他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立刻读档。不等rel把话说完,ta就已经解决了挡路的家伙,ta用脚把死者的灰烬碾入雪里,踩实踏平,然后画了个吐舌头的笑脸,ta把他的围巾撕碎然后丢进了岩浆,带着满足的诡笑离去,ta湮灭了他最后的容身之所,并且还摇摇手指毫不在意……


“不不不不……不能这么想。”

chara的表情十分痛苦。他能看到,对面这个孩子是无辜的,1LV,0EXP,杀戮总数0,但是他一看到ta那双眼睛,就禁不住的胆战心惊。


shifty注意到了对方的痛苦,但却不知道这从何而来,ta眯起眼睛,耐心的等待他们的回话。

“我是来帮忙的。”ta说,“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她说这边有危险,所以叫我过来帮忙。我觉得如果我是这样,那么他们或许也差不多。——所以即使是因为不知道的各种理由无法信任我们,也请不要像刚才那样了,那种炮打起人来真的挺疼的。”


——对,shifty就是硬生生接了好几发骨炮骨刺的倒霉蛋。


ta掏出一块巧克力曲奇饼干,犹豫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血还掉的不够多,现在吃太浪费了。ta贪药,于是便顶着残血的风险淡定的将它塞回了四次元背包里面。


这就够了,chara认识那块饼干。——这不是他的私藏小(qiao)金(ke)库(li)吗?


达成共识之后,chara思考的重点跑偏了,自从呆在这里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巧克力了。


——想要巧克力!!

评论(4)

热度(1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